君家的某間書房,與其說是間書房,不如說是一間收藏陳列室,因為這間房間的四面牆都擺上了大大的玻璃透明櫃,櫃子裡分門別類的擺飾著各式各樣的東西,包羅萬象,讓人眼花撩亂,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它們都獨一無二價格不斐。

房間的正中央擺放著一套電腦桌椅,一個短髮俊秀青年正對著電腦螢幕敲敲打打,時不時還露出得意的賊笑,他正是君家最受寵的老么││君睦月,漸漸的他停下了動作,用手撐著下巴在思考著,手指節奏性的敲打著桌面,最後他沉思許久後,一彈指像是做了什麼決定。

他起身走向門口,厚重的房門是鈦合金製成,仔細一看,四周的牆壁都跟房門一樣是鈦合金製成,搭配著電子防盜系統,君睦月輸入一長串的密碼,加上掌紋掃描,這才將房門開啟,在他步出房門的那刻,身後的門自動合上,重新設定了警備裝置。

君睦月經過長長的走廊,到了自家客廳,七個氣質截然不同的男子,或坐或臥的分佈在客廳各個角落,可是當君睦月踏進客廳時,他們同時將手上的動作停了下來,跟著君睦月的動作往客廳的沙發聚攏,當君睦月舒服的窩進沙發中,七名男子也跟著他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將青年圍在中心,其中一名男子還順手幫君睦月倒了杯茶。

「我查到一件有趣的事情。」君睦月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溫醇的紅茶潤了潤喉後開口,但是七名男子聽到這開頭就忍不住了皺起眉頭。

因為他們知道通常君睦月這麼說,一定不是什麼好事,代表他又對什麼東西上了心。

「聽說映嵐山莊,有個獨一無二的藏品,叫做藍星之珖,是嵐家老么的生日禮物。」君睦月說到獨一無二四個字的時候,眼神激發燦爛無比的光彩。

在場的七個人聽到這句話後面面相覷,都極為無奈的扶額搖頭。

「小弟,你又要去做這種事,我不是說了,喜歡什麼我們買給你就是了,你何必一定要做這種危險的事情呢。」君家老大││君皇月將手上的企劃書放在桌上,眉頭皺得死緊。

「皇哥,就跟你說過了,真正獨一無二的東西,不能用錢來衡量的,那是一種汙辱。我得用至高的藝術得到他,才能對它致上最高的敬意。」君睦月邊說邊看向天花板高舉雙手,那狂熱的模樣,就像是在信奉什麼神祇般。

但是對於自家小弟這種說法,其他七個人都相當不以為然,但以他們溺愛弟弟的程度,卻也無可奈何,儘管他們根本搞不懂小弟口中的藝術究竟是個怎麼回事。

「那你什麼時候要去?」君家老五││君展月將手上的案件資料闔上,心中已經開始考量著些事情。睦月每次都想到什麼就做什麼,而且做的還都不是合法的事,弄得他每次都得作好好萬全的準備跟對方或者政府單位周旋。

「我研究過映嵐山莊的警備系統,十天後的十點是最好的時機。」君睦月輕快的回答,敢情 他剛剛在電腦前面敲敲打打,是入侵人家的警備系統去了。

「那你需要什麼?」君家老四││君海月推了推臉上的眼鏡,緊盯著眼前的筆電螢幕,漫不經心的問。唔,嵐家的警備系統不難破解,但是特地請設計規劃的防盜機關不好處理呢。

「皇哥、孟哥準備人力佈製圖,我要當天所有人員的位置,冰哥、海哥準備機關佈製圖,聽說映嵐山莊請了一個很難纏的設計師呢。展哥幫我準備一台直昇機待命以防我有逃命之虞,溫哥幫我準備兩套衣服,方便偽裝替換,至於,雅哥你嘛!就麻煩幫我煮些熱騰騰、香噴噴、可口美味的宵夜,等我回來享用囉!」青年從容不迫的開始指派工作,而被點名到的人也是點了點頭,毫無反對意見,可見對自家弟弟的寵溺不是一般的境界。

一來是因為反對無效,二來是因為如果他們不幫忙,自家弟弟失手的可能性會大幅提升,與其在家裡提心吊膽,不如替他把一切都規劃準備好,他們不想讓君睦月有任何陷入危險的可能性,這就是他們疼弟弟的方式,或許在別人眼中荒誕無稽,然而對他們來說,沒有任何人事物比家人更加重要,尤其是這個他們疼惜入骨的小弟。

「好,我一定會煮一頓大餐等你回來享用的。」君家老七││君雅月露出溫柔的微笑,輕輕的摸了摸君睦月的頭,然後離開客廳去想菜單了。

「睦月,我們不懂你什麼偉大的藝術,我們只知道你是我們寶貝的弟弟,所以我們願意幫助你完成你想做的一切,但是我們只有一個願望,希望你可以平平安安的回來,你千萬要小心,絕不能出事。」君家老六││君溫月拍拍君睦月的肩膀,柔聲的囑咐著。其實他們都希望哪天,睦月不再做這種讓他們提心吊膽的事情,畢竟被抓事小玩命事大,有些地方,不是他們願意去交涉就可以讓小弟平安回來的。

「溫哥,你放心啦,我的身手你又不是不知道,加上你們幫我做的周全企劃,我不會出事的,我肯定能完整無缺的回來跟你們一起吃宵夜的。」君睦月抱住君溫月的腰,用頭蹭著他的肩膀撒嬌著,後者只能無奈的摸摸他的頭。

「少跟你六哥撒嬌打馬虎眼,既然你都確定要去了,還不去多鍛鍊一下,要是到時候失手了被逮,我們可不知道怎麼把你弄出來。」君家老三││君冰月打算了君睦月明顯在轉移話題的動作,沒好氣的叮嚀著。他就搞不懂那些東西有什麼好收藏的,還不如他一張設計圖有趣。

「冰哥,你不要吐我槽嗎,溫哥身上可香著,我當然得趁機多蹭幾下啊。」君睦月雙手靈活的大眼轉了轉,對於君冰月的話沒往心裡去,因為他知道他三哥出了名的刀子嘴豆腐心。

「好了,我們還是趕快去幫睦月弄資料吧,十天說短不短,說長也不長呢。」君家老二││君孟月慣性的出來打圓場,將主題拉了回來。

最後幾人相視一眼,認同了君孟月的話,各自解散去完成自家寶貝老弟交代的工作了,偌大的客廳頓時只剩君睦月一個人。

君睦月見其他人都走掉了,也想起自己該做的事情,他興沖沖的衝回書房製作通知函去了,這可是例行慣例呢,不問自取稱為賊,人稱怪盜的月君,可不能做這種不入流的事情。

創作者介紹

蝶羽舞雪月

蝶羽舞雪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