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頭的麻雀嘰嘰喳喳的鳴叫著,早晨的陽光輕灑進屋內,王瑞軒微捲的睫毛顫動著,伸手擋住照射到臉上的陽光,可是刺眼的淡黃光線不斷騷擾著他,最後他不堪其擾的皺了皺眉頭,輕輕的張開眼睛,掃向床頭櫃的時鐘,指針指向六點二十五。

 

他旋即轉了身,用背擋住了討人厭的陽光,用臉頰蹭了蹭枕頭,打算繼續跟周杯杯玩撲克牌,可是就當他閉上眼的那刻,突然覺得有些不對,他又張開眼睛看看前方,似乎有什麼東西,突然一張他熟悉的臉映入眼簾。

 

王瑞軒惺忪的眨眨眼睛,疑惑的撓撓頭,伸手戳戳看起來觸感很好的臉頰,確認不會不見後,他放心的玩弄起他一直很喜歡的柔軟髮絲,時而弄亂,時而梳順,最後滿足的笑了笑,打了個哈欠又迷迷糊糊的閉上眼睛。

 

林修亞左手扶著臉頰靠在床邊,似笑非笑的看著王瑞軒,微長的頭髮輕輕披在潔白的床單上,慵懶的模樣比平常更添幾分性感,當他確定王瑞軒又睡了過去,從地上爬了起來,看著王瑞軒幸福的睡相再想起昨天的掙扎,突然一股念頭在他心頭晃過,他不懷好意的笑了笑,伸手就往那看起來就柔軟度十足的臉頰,狠很的捏了下去,還轉了半圈,瞬間一大塊紅印出現在王瑞軒臉上。

 

「啊……好痛!誰捏我啊?找死是不是!修亞?你、你怎麼會在我房間?」王瑞軒這下嚇得不輕,直接從床上彈了起來,邊揉臉邊看著站在他床邊的林修亞。呃,修亞的表情不太好,他剛剛好像說修亞找死,慘了……

 

「吃早餐。」林修亞雖然很滿意剛剛短暫的親暱,但是存著故意欺負王瑞軒念頭的他,只是冷淡的招呼一句,沒任何表情的走了出去。

 

王瑞軒看著林修亞面無表情的離開,立即感受到風雪般的壓力,他吞了吞口水,趕緊衝進浴室,迅速的刷牙洗臉,梳洗動作在五分鐘內完成,又花了幾分鐘換衣服後,急急忙忙的想衝到客廳,當他踏出房門那瞬間,某些畫面閃過腦海,他張大了嘴,思考起剛剛所發生的一切,他無比崩潰的抱著頭蹲到地上,只差沒有鬼吼鬼叫的宣洩自己的懊惱了。

 

「完了,我完了,我剛剛居然把林修亞當成小狗玩弄,他一定是生氣才會捏我的,我還敢罵他找死,老天啊,來道雷把我劈死算了。」王瑞軒瞬間窘困到萌生老死在房間,避免還要去客廳面對情人的念頭,但是如果他不出去面對,下場說不定會更悽涼,最後他只能下定決心,用力的拍了拍臉,若無其事的走出去準備享用甜蜜蜜的雙人早餐。

 

當王瑞軒走到客廳一看桌上擺了七八樣早餐,除了原本就是冷盤的和風沙拉跟蛋餅有點冷掉之外,其他幾樣都熱騰騰的,像是剛做好的,剛坐下來,林修亞就端了一杯冰牛奶給他,他謹慎的接過,然後馬上起身殷勤的幫林修亞拉開椅子,讓他入座。

 

王瑞軒看了看,決定從蛋餅下手,可是當他吃到一半卻發現林修亞動也不動,只是笑容可掬的看著他,讓他有點毛毛的。

 

「修亞你怎麼不吃?」王瑞軒忐忑不安的吞下口中的蛋餅。該不會真的在記恨他剛剛玩弄他的頭髮跟那句找死吧?對了,他好像還戳了修亞一下,天啊……

 

「瑞軒……」林修亞斟酌著要怎麼把話給說出口,可是才剛起頭就被對方打斷了。

 

「修亞,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你就原諒我吧。」王瑞軒搶在林修亞還沒開口前就先道歉,然後他瞄到林修亞在他說話時,臉色陰沉了下來,貌似更加生氣了。

 

「我就睡昏了咩,這完完全全純屬意外,我會戳你揉你玩弄你,純粹只是我以為還在作夢,所以才會把平常想做的事情都做了,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就放過我吧,大不了午餐、晚餐、宵夜都我請啦,對不起!我根本不知道你早上會進我房間,我真的以為是在作夢所以就習慣性的動手了,你千萬不要生氣,我下次真的不敢了,你這麼溫柔可人、寬宏大量,不會為了這麼一點點小事就跟我計較的對吧,我知道你人最好了,絕對會原諒我這次的。」王瑞軒急急忙忙的解釋完還舉起雙手合十低頭懺悔,完全不敢看林修亞的臉,一大串道歉文長得跟祭祀文一樣。

 

「修亞你不生氣啦?」王瑞軒舉了很久,一直沒聽到林修亞的回答,有點惶恐的睜開一隻眼睛偷看,突然聽到林修亞輕輕的笑了,王瑞軒聽到笑聲鬆了一口氣,心想親親情人應該氣消了,他把手放了下來,也對林修亞尷尬的笑笑。

 

「沒關係,我不介意。原來你這麼想摸我的頭髮啊,你想摸就摸啊。」林修亞說著還把王瑞軒的手拉了過來放在他的頭髮上。瑞軒真的以為他會為這種事情生氣啊,真可愛,以後要欺負他似乎越來越簡單了。

 

王瑞軒被林修亞的動作給嚇到了,他愣了愣,手指卻不自覺的抓住那在手上滑動的髮絲,像個小孩一樣的撥弄著,最後伸手撫了撫那柔順的感覺,神情是那麼專注,就像得到什麼似的笑得一臉滿足,這一切,林修亞只是寵溺的由著王瑞軒耍弄,就像那些愛情小說裡說的,他真的不介意時間就停留在這一刻,只為了王瑞軒那滿足的笑,因為王瑞軒開心,他沒來由的也感到很開心。

 

雖然溫馨的感覺很美,但是林修亞絕對不會把自己的首要目標給忘記,他保持目前動作,輕輕巧巧狀似無意的出聲了。

 

「瑞軒,你最近為什麼這麼晚回來?」這叫出其不意,攻其不備。

 

王瑞軒頓時手下動作一僵,有些勉強的笑了笑,趕緊收手低頭開始食用桌上的早餐,假裝沒聽到林修亞的問句,迴避著林修亞的視線。

 

「蛋餅好香。」明顯不想回答的王瑞軒,吞下最後一口蛋餅,企圖以稱讚代替回答,表面上似乎很冷靜,可實際上心中慌的要命。怎麼辦、怎麼辦?我知道修亞可能會問,可是我沒想到他真的問了,我要怎麼掩飾過去?

 

「瑞軒。」林修亞又喚了一下,王瑞軒更加明顯的僵直了一下。

 

「什、什麼?」王瑞軒緊張的冷汗直流,雖然抬頭回看林修亞,但是眼神飄來飄去,明顯的就是一副心虛的模樣。怎辦?他到底要不要說實話,如果修亞逼問,他不說修亞生氣怎麼辦?可是他覺得他如果說實話,修亞說不定只會更生氣啊。

 

「我們該去上課了。」林修亞開始收拾桌上的空盤,像是剛剛的問句從來沒有出現似的,然後起身拿著空盤走進廚房。

 

看著林修亞這樣,王瑞軒只有一個念頭:『完了,修亞氣炸了,他炸到不想問了。』

 

正當王瑞軒腦中回盪著驚訝時,林修亞拿著幾個便當盒又走了出來,把桌上剩餘的早餐開始裝盒,一句話都沒說,表情依舊是那王瑞軒習慣的溫柔淺笑,可是王瑞軒感到無比的害怕,因為氣氛轉折的實在是太詭譎了。

創作者介紹

蝶羽舞雪月

蝶羽舞雪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