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林修亞交往了月餘的王瑞軒,發現了某些問題,比如現在,看著滿桌他吃不下還剩餘約過半的菜色,跟吃的一臉歡欣的林修亞,再看看又大失血的荷包,再次檢討自己不善拒絕的個性。

 

時間倒回到兩個人還在自助餐檯選菜的時候,林修亞毫不考慮的拿起最便宜的生菜沙拉放到餐盤內,再沒有動作了,讓王瑞軒有些錯愕。

 

「修亞,你只吃這樣會不會太少?」看著林修亞纖細的身材,他不禁皺起眉頭,深刻的表現出自己的不贊同。

 

「我今天沒什麼胃口,吃一點開胃的就好了,下午如果肚子餓,我會去買點心的。」林修亞用白皙修長的手指輕輕推開王瑞軒皺起的眉頭。

 

「嗯嗯,那就好。」王瑞軒聞言點了點頭,開始物色自己的午餐。

 

突然有一小盤糖醋排骨出現在面前,他抬頭看到林修亞溫柔的微笑。

 

「這裡的糖醋排骨不錯吃喔,你要不要吃吃看?」

 

不好意思婉拒林修亞好意的他,伸手將糖醋排骨放進餐盤內,繼續思考著要吃什麼青菜類的東西,突然又是一盤鳳梨蝦球出現在面前。

 

「這裡的蝦子很新鮮喔,要不要試試看?」

 

秉持著上一個原因的他,又接過了鳳梨蝦球,以上的事件不斷重複,他的餐盤內多了很多他根本沒考慮過的菜,而且等他驚覺,他在沒選過半樣菜的情況下,餐盤上已經滿到放不下去了。

 

「唔,修亞,這麼多菜我們吃不完,你要不要……」王瑞軒有先尷尬的看著手上那一大餐盤頗有重量的菜,企圖說服情人挑選幾樣放回去。

 

「沒關係,我幫你吃。」

 

可是他的話還沒說出口就被林修亞打斷了,只看著林修亞漾著溫柔的微笑,透露出期待的眼神,不忍拒絕他的王瑞軒,只得端著一大餐盤的菜去結帳,在眾人的注目禮之下端著一大餐盤的菜坐下來。

 

林修亞伸手拿了自己放置的生菜沙拉,動作優雅的食用著,而王瑞軒看著桌上滿滿的菜色頓時不知從哪下筷,突然,林修亞伸手夾了一個蝦球放進他的碗裡。

 

「怎麼不吃,發什麼呆?菜涼了不好吃。」

 

「沒有,正要開始吃呢。」王瑞軒剛把蝦球放進嘴裡,林修亞又是一塊排骨夾來,持續的餵食著王瑞軒,過沒多久,在林修亞的餵食下,他很快就飽了。

 

吃下最後一口飯的王瑞軒,有些抱歉的對林修亞笑笑,表示再也吃不下後,就看見林修亞開始進食桌上的菜,而且吃的是一臉開心,雖然看見林修亞吃得開心,王瑞軒也很開心就是,但是看著吐出平常飯錢三倍的皮包,王瑞軒實在是有點笑不出來,這樣子餐費很快就要見底啦,離下次領打工費還有一段時間。

 

而且這種情形並不是第一次發生,而是發生過很多次了,王瑞軒每次都想過要拒絕林修亞的好意,可是每當林修亞對他露出一臉期待的模樣,他就狠不下心拒絕,導致荷包大失血的情況不斷重複,這次他一定要跟林修亞溝通清楚,就算要讓他失望,都要杜絕下次的荷包吐血事件。

 

「修亞……」他有些遲疑的叫喚還在進食的林修亞。

 

「嗯?」正在咀嚼糖醋排骨的林修亞,抬頭看向王瑞軒以單音回應,嘴邊還沾著紅色的糖醋醬汁,看起來十分可愛。

 

原本已經想好說詞的王瑞軒看著林修亞原本尖細的下巴似乎豐腴了一點,原本略顯蒼白的臉色也有了健康的粉紅,原本要說出口的話又吞了回去,瞬間他覺得自己很愧疚,怎麼忘記當初告白時的心態呢。

 

「你不是要跟我說什麼嗎?怎麼又發呆了,來,擦擦嘴。」林修亞吞下口中的食物,一臉疑惑的看著不坑聲的王瑞軒。

 

「沒、沒什麼,你嘴邊沾到醬。會不會口渴,要不要喝什麼?我去買回來。」王瑞軒接過紙巾先幫林修亞擦掉嘴邊的醬汁,又胡亂在嘴上抹了抹後,想了個像樣一點的理由掩飾過去。

 

「喔,沒關係,我只是有點渴,可是過兩節是體育課,到時候還是得買飲料,那時候再一起買就好,免得浪費錢。」林修亞輕輕的搖搖頭,動手收拾著桌上的餐具,打算拿去回收。

 

「會渴就先買啊,哪有人等兩節課的,我去幫你買,果汁好不好?」王瑞軒說完沒等林修亞回答,就趁機離開了現場,免得林修亞追問他藉口的真實性。

 

林修亞看著王瑞軒逃離的身影,繼續著剛剛停下的動作,溫柔的微笑依舊,眼神中卻多了一抹玩味,可是被垂下的瀏海給遮掩住了。

 

當林修亞整理好桌面把餐具歸回的時候,王瑞軒一臉開朗的買著飲料回來了,他把瓶裝柳橙汁遞給林修亞,還溫柔的撥了撥他散落的頭髮。

 

「謝謝,我體育課再喝。」

 

「就說了哪有人現在口渴等兩節課才喝的,快喝。」林修亞接過柳橙汁,準備放進包包裡,可是卻被王瑞軒搶過柳橙汁扭開了瓶蓋,直接塞進他手裡。

 

「好。」林修亞對王瑞軒這種強勢的行為,並沒什麼不滿,反而感到開心。

 

「修亞,你要對自己好一點,不然以後身體不好,你看誰會照顧你。」王瑞軒看見林修亞順從的開始喝起果汁,也滿意的喝起自己的茶,忍不住叨念著。

 

「有啊,你啊。」林修亞看向王瑞軒輕輕的笑了。

 

「你喔。」王瑞軒伸手揉亂林修亞的頭髮,掩飾自己的害羞,可是臉上可疑的緋紅跟得意的笑,怎麼藏也藏不住。

 

「喂,阿軒你吃飯都不找的喔,跟小亞兩個人在這邊搞什麼兩人世界啊?」正當兩人甜甜蜜蜜的時候,某個人拍了一下王瑞軒的肩膀,打斷了兩個人粉紅色的氛圍。

 

「吃飯幹麻找你,又不是你要請,囉唆啦。」王瑞軒揮開肩膀上的那隻手,沒好氣的回瞪對方一眼,對於甜蜜的小空間被侵犯感到相當不爽。

 

「阿軒你怎麼這樣講,很沒同學愛耶。」對方對王瑞軒的冷淡態度相當不以為意,手又伸了過去,穩穩的佔據肩膀不動如山。

 

「邱宸嘉,把你的賤手給我拿開,我對你沒有愛!沒事快滾,不要打擾我跟修亞聊天。」王瑞軒狠狠的捏了一下對方的手,再給對方一個肘擊以洩心頭之恨。欠揍啊,不知道妨礙別人談戀愛會被馬踢死嘛?小心待會被腳踏車輾死。

 

「靠,阿軒你下手很狠耶,媽的,都淤青了啦。更,沒事兩個人黏這麼緊幹麻,小心被別人誤會你們有姦情。」邱宸嘉握往被狠捏的右手吹了幾口氣,又揉揉被攻擊的肚子,哀悼手背上淤血的同時沒好氣的調侃著。

 

「我說邱大少,你最近是皮癢欠修理嗎?我幫你全身止癢沒問題,自家兄弟打八折,長期惠顧還有對折優待。」王瑞軒把茶給鎖緊塞進林修亞懷裡,邊扳手指邊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逼向邱宸嘉。

 

「免、免了,還真剛溫喔,我想我還有事我先撤,你們就繼續放閃光閃瞎路人,最好閃到去死去死團出團撻伐你們,掰。」深深的感受到生命危機的邱宸嘉,馬上迅速的逃離現場,免得享受王瑞軒的整骨服務

 

王瑞軒看邱宸嘉烙跑,還對他逃跑的方向比了個中指,想起林修亞還在旁邊,尷尬的把凸出的中指給收了回來,不好意思的對他笑笑。

 

「你們感情真好,好了,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回教室去吧。」林修亞將茶還給了王瑞軒,揹起了放置一旁的背包,順手還拿了王瑞軒的遞給他。

創作者介紹

蝶羽舞雪月

蝶羽舞雪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