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才咬人咧,我又不是狗!這群可惡的傢伙。修亞,他們沒佔你便宜吧?」王瑞軒瞪了邊偷笑邊做事的幾人一眼,趕緊關心眼前的情人。

 

「沒有,只是閒聊幾句而已,原來你每天這麼晚回家就是因為來這邊打工啊?」林修亞看著王瑞軒緊張的模樣,心頭一陣暖意。

 

「唔,這裡薪水不錯嘛,我連電算中心那邊都找人代班了。」王瑞軒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兩人說開後心情輕鬆了許多。

 

「會不會很辛苦?」

 

「還好啦,剛開始的時候,行為舉止不熟悉,所以要員工訓練,那時候有稍微累一點,久了就還好了,其實一直沒跟你講,是因為我不好意思啦,你剛剛也看到菜單上面那些菜名……反正就是這樣啦,我不是故意要瞞你的。」王瑞軒抱著反正都帶人來了,乾脆一次招供的心態,所以態度反而坦然了。

 

「嗯,我只是擔心你是不是遇到什麼事情了,每次我等門等到半夜,心裡都很緊張,不知道你都去哪裡了,做了些什麼,問你又不說,讓我很害怕……」林修亞微微的低頭,雙手交握,大拇指交互碰觸著,氣氛頓時有些低沉。

 

「對不起……」王瑞軒看林修亞這個樣子,心裡一陣愧疚。

 

正當氣氛低落的時候,突然一陣清脆的門鈴聲響起,隨即又是熟悉的數道聲音響起:「小姐,您回來了!」

 

門口走進了幾個時髦的女生,馬上有執事迎了上去,店裡似乎營業時間已經到了,林修亞頗有興致的看了一下,陸續有客人上門,招呼聲此起彼落。

 

「這裡好像挺有趣的,我也來應徵好了。」林修亞看著店裡的執事跟客人的互動,忍不住有種躍躍欲試的感覺,他轉頭看向王瑞軒還沒開口就被打斷了。

 

「不行!」王瑞軒馬上察覺林修亞的企圖,立刻投出反對票。

 

「為什麼不行?」看王瑞軒一臉堅決的反對,林修亞好奇的回望王瑞軒,眼裡閃過一絲質疑。瑞軒很少這麼直接的反對他想做的事情呢。難道這裡有什麼人他不可以看到,還是有什麼事情,他不可以知道?

 

「絕對不行,你平常只是去上課我都很擔心那些野花野草了,這邊幾個傢伙都是大色狼,如果你來上班,鐵定會被他們騷擾的,更別提來這邊的少爺、小姐們了。不行,說什麼都不行,我都巴不得把你藏在家裡不讓別人看見了,更何況還讓你來這麼危險的地方上班,我絕對絕對不同意!」

 

「啊!我、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我是……」王瑞軒腦子一熱居然把平常藏在心裡的話全說了出來,等他講完,他才驚覺剛剛那些話跟告白沒有兩樣了,臉馬上蹭的一下紅的有如煮熟的蝦子,頭低到不能再低,都快靠到桌面上了。

 

「那你是什麼意思?」林修亞看到王瑞軒這副可愛的模樣,登時邪惡本質全發,伸出一隻手指挑起了王瑞軒的下巴,淺笑著逼問。

 

還不待王瑞軒回答,一陣閃光讓林修亞頓時瞇起眼睛,他收起了動作,轉頭看向光線來源處,原來是不遠處那桌的客人的手機,他還來不及說什麼,又是幾道閃光亮起,使林修亞不適的撇過頭去,似乎還聽到什麼驚呼聲跟尖叫聲。

 

「修亞怎麼了?」林修亞搖頭表示沒事,但是皺著眉頭,一臉不舒服的模樣根本不像沒事,王瑞軒馬上一股怒氣竄起,他起身走向那桌客人,服務那桌的執事很是無奈的搖頭。

 

「軒抱歉,我阻止過了,小姐們不聽我的。」

 

「裘,我沒怪你。小姐們,請您刪除相片。」王瑞軒對同事諒解的笑了笑,微一鞠躬,盡量克制自己的怒氣,心平靜氣的勸說。畢竟客人至上,就算客人再怎麼欠揍腦殘沒水準,都不可以隨便得罪,就算真的非得得罪也得等出店門再蓋布袋。

 

「為什麼要刪?你們只說拍管家要徵求管家同意,你們又沒說拍客人需要徵求客人同意,我現在拍的是客人又不是你,你會不會管太多了?」打扮時髦的女子絲毫沒有妥協的意思,逕自將手上鑲滿水晶的手機給收了起來。

 

「對啊,你憑什麼叫我們刪掉,我們拍得又不是你,你們店裡根本就在坑人,一張照片就要兩百塊,我們都沒投訴了,你還來多管閒事,是那個帥哥長得很上相我們才想拍的耶,你以為隨便一個路人甲我們都會有興趣嗎?」女子的同伴不但不勸說反而還跟著起鬨,那倨傲的模樣彷彿被拍的人要被敢榮幸般

 

「妳、妳們!」王瑞軒看對方態度如此不善,頓時一陣氣結。

 

四周的客人也開始竊竊私語,同情的、抱不平的、奚落的、看熱鬧的眼光直往這邊而來,做錯事的女子幾人倒似一副毫不在意,裘手足無措,王瑞軒氣得發抖,在櫃檯處的雅勾著一抹意味不明的淺笑講著電話。

 

「軒,沒關係。」林修亞見狀起身走了過來,輕拍王瑞軒的肩膀安撫著,然後狀似不經意的掃過女子幾人的臉。當眾不好發作,如果下次被他遇到,再一次清算。

 

「唷,帥哥,你長得這麼帥幹麻要喜歡男人?世界上好女人很多啊,比如說我們幾個啊,怎麼樣,要不要跟我們出去約會啊?」此番如同花癡一般的話語,不只讓客人傻眼,裘冷汗直流,王瑞軒火氣直冒,同桌的同伴一副看戲的模樣,當事人林修亞卻還是那抹輕淺微笑,彷彿剛剛內容人物並不是他。

 

「軒,菜都上了,你不陪我吃飯嗎?」林修亞的處理方式就是直接無視,對他來說一個對他人生毫不重要的人,沒有需要關注的必要。

 

「可是,你的照片……」王瑞軒還沒說完就被林修亞一把抓住,直接拖回座位。

 

王瑞軒被拖回座位的時候,看著那桌女人得意的模樣,讓他直想掙脫林修亞的手回去討個公道,但是又怕弄痛林修亞,只得被強制拖回座位。

 

「修亞你怎麼可以放過那群女人,你看她們那副囂張的模樣。」王瑞軒不滿的搖瞪著那桌女客,只見其中一人還把手機螢幕面向這桌,搖晃了幾下挑釁著。

 

正當林修亞想回什麼的時後,突然清脆的門鈴聲響起,隨著關門聲響起的是鞋跟敲擊瓷磚發出『搭搭』的脆響,所有的執事看到來人都恭敬的起身,朝向門口鞠躬行禮,整齊劃一的喊:「執事長,歡迎回來!」

 

客人都訝異著這不同以往的稱呼,轉頭看向門口,潔白筆挺的長袖蕾絲襯衫搭著一件深黑色的綢布燕尾背心,黑色的西裝褲,搭上一雙擦得閃亮的短馬靴,一頭微捲的長髮隨意紮成馬尾,秀麗的臉勾著一抹慵懶的微笑。「寶貝們,我回來啦。」

 

被稱為執事長的女子隨手一揮,執事們繼續剛剛正在做的事情,而她在客人注目的洗禮下緩步走向櫃檯,她眼神緩緩的掃過在場的每位客人,當她看到林修亞這桌時,慵懶的微笑又往上勾了幾分。

 

「雅,不守規矩的小姐們呢?」她略顯低沉的嗓音,既慵懶又醉人的緩聲輕問,在場的客人彷彿被一場春風拂過,卻有些微涼。

 

被詢問的雅勾起一抹微笑,朝裘丟了個眼神,裘馬上了然的在女子幾人不解的眼光中,告聲失陪的走向櫃檯,她緩緩踩著優雅的步伐走向裘負責的桌子。

創作者介紹

蝶羽舞雪月

蝶羽舞雪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