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哥,人帶來了。」負責帶頭的金髮少年邊嚼著口香糖邊領著人走進暗巷底部,向靠在牆邊逆光處的人影打招呼。

 

「小八乖,下個月你休假加倍。」低沉醉人的嗓音,修長的人影踏出逆光處,赫然是染泉,她淺笑著看著金髮少年得意的用食指蹭蹭鼻子。

 

「唷,我們又見面了。」染泉隨意的揮揮食指,捂住女子嘴巴的幾個少女把手給放了下來,退到一旁堵住退路。

 

「妳、妳又想怎樣?」

 

「喔,也沒什麼,我只是有個小小的要求,想請妳們把手機裡的照片刪掉。」染泉現在的模樣,比起在店裡時更多了一些邪氣跟戾氣。

 

「我、我們為什麼要聽妳的,妳把我們趕出來現在還想恐嚇我們不成?」雖然已經緊張到抓住身邊同伴的手臂,但是女子就是不想如此示弱。

 

「哦,妳們不肯是吧?」染泉聞言突然笑了,她輕笑幾聲之後突然一腳踩上了附近的木箱,鞋跟敲擊木箱發出一聲重響,她惡狠狠的瞪著眼前幾個女子。

 

「媽的,妳們真以為我在跟妳們商量啊?要商量我幹麻拖妳們進暗巷,一群白痴女人,真以為老娘是善類啊,要不是看在都是女人的份上,我就直接烙人扁妳們一頓再砸爛手機。」染泉現在的模樣跟店裡相差甚遠,十足十是個黑社會老大。

 

「妳、妳敢,我們會報警的。」幾個女子抖到快腿軟了,就是嘴上怎麼也不肯服軟,真不知道該說是堅強還不識時務。

 

「老娘懶得跟妳們幾個廢話了,剛剛如果不是在店裡,妳們不要臉,老娘還想要形象早就幾巴掌給妳們了,還聽妳們在這邊五四三,我現在不想跟妳們耗了。」染泉挑開木箱的蓋子,掏出一瓶透明玻璃瓶,在手上輕晃著。

 

「那、那是什麼東西,妳想怎麼樣?」幾個女子雙手顫抖到快跪下了。

 

「妳說,在這種時候,我不是拿出硫漒水,難道會是絲瓜水嘛?」染泉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幾個人,她有點頭痛的揉揉太陽穴。她知道她們沒智商,但是沒想過她們是腦殘啊,頭好痛啊,下次是不是應該在門口貼蟑螂與腦殘勿入。

 

「硫漒水!妳、妳不要亂來啊……」驚嚇過度的幾人已經完全沒辦法站立,跌坐在地上語無倫次著,而四週的不良少年們都在她們看不到的角度偷笑著。

 

「知道會怕就好,妳們現在有兩個選擇,看這罐是要潑在妳們臉上還是手機上,選吧,不要浪費老娘時間。」染泉看著她們終於進入狀況,她也順勢往前一個逼進。

 

「我們刪照片就是,妳千萬不要衝動啊,我還想嫁入豪門啊!」其中一個女子驚恐的從包包理掏出手機,飛快的操作著,然後把螢幕轉向染泉,表示照片刪除。

 

其他人看有人先動作了,趕緊也跟著掏出手機操作,然後顫抖著雙手把螢幕朝向染泉,染泉滿意的點點頭,抬抬下巴,少女們又把她們扶了起來。

 

「我一定會去報警的,妳等著被抓吧!」其中一個女子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也許是一時氣瘋了,所以在這種敵眾我寡的情況下,還堅持挑釁。

 

「既然妳都這麼說了,反正都是要報警,我也不用客氣了吧?」染泉看著女子挑釁的動作挑眉,旋開瓶蓋朝著女子幾人一陣亂潑。

 

「啊!救命啊!」「我嫁不出去了!」「啊!原來硫酸是酸的啊……」「奇怪,怎麼不會痛?」女子幾人一陣亂喊,突然發現身上除了冷冷的,好像沒什麼異狀。

 

「唔,好像不是硫酸,這味道好像剛剛在哪聞過。」

 

「靠,我們被騙了啦,這不是檸檬水嘛!」

 

等幾人察覺只是騙局時,一抬頭剛剛的人全部都不見了,整的暗巷空無一人,彷彿剛剛什麼都沒發生,她們氣得一陣跳腳,其中一人還拿起手機想報警,卻被阻止了。

 

「妳想做啥?」

 

「報警啊,不然咧,她居然敢這樣耍我,我這口氣吞不下去。」

 

「妳要告她什麼?把我們推進暗巷潑檸檬水?妳覺得警察會不會理我們?」

 

「可是我們身上是濕啦!」

 

「妳確定不會走到警察局就乾了?」

 

「那、那你起碼可以告她恐嚇威脅啊。」

 

「妳有證據嗎?」

 

「不然就這樣放過她嗎?」

 

「算了啦,我們都不知道她到底什麼來頭,今天她只是潑我們檸檬水,明天說不定真的潑我們硫酸,我看我們還是不要惹她,自認倒楣回家換衣服好了。」聽了同伴的勸告,深覺有理的幾人點點頭,只得憤然離開。

 

而這一切,正在店裡你濃我濃的王瑞軒跟林修亞毫無所覺,而『Lime』的用餐時間,基本上是規定兩個小時,但是在染泉的特許下,林修亞不知不覺的就將王瑞軒給包場了,兩人直接的坐到營業結束時間。

 

染泉對完帳後回到前場,看見兩人依舊飄著粉紅氛圍,面對這種甜蜜的畫面,總讓人很想破壞,一向想到什麼就做的染泉,勾著一抹壞笑走了過去。

 

「唷,這位小哥資質不錯嘛,要不要來我們店裡玩玩?」染泉把王瑞軒的排拒眼神完全無視掉,勁自坐到了兩人身邊,。

 

「執事長,今天妳怎麼這麼有興致,還下海陪客。」王瑞軒還是很介意剛剛林修亞對於染泉的欣賞眼神,所以完全就是排斥的態度,巴不得染泉離林修亞遠遠的。

 

「我說小軒軒啊,你的禮儀課是不是要重修啊,下海陪客這四個字是不會從合格的執事口中冒出來的,而且,現在都結束營業了,你還不趕快去幫忙收拾,我破例讓你陪小情人這麼長的時間,並不代表你不用做事了。」染泉輕鬆的將王瑞軒的攻擊抵擋下來,並且充分利用店長權限反擊回去。

 

「是,執事長。」王瑞軒抱持著吃人頭路得認份的心態,不甘不願的起身收拾去了,邊走還邊回頭,像是他不注意,情人就會被打包帶走似的。

 

「別看了,我不會把你家小情人吃掉的。」染泉看著王瑞軒憤恨的表情,心情大好,涼涼的揮揮手持續刺激他,然後轉頭看向林修亞。

 

「小哥,要不要來我們店裡啊?」染泉收回剛剛戲謔的表情,持續話題。

 

「嗯,我以為店長是在開玩笑。」林修亞對於染泉會繼續話題,感到相當意外。

 

「我可是認真的,我們店裡剛好缺了小哥這種斯文型的執事,如果你願意來的話,薪水可議,如何?」染泉笑著許諾優渥的條件,企圖誘拐林修亞來『Lime』上班。她沒說出口的是,如果林修亞來Lime』上班,想必軒的反應一定很有趣,她樂見其成。

 

「不了,軒不喜歡。」林修亞輕輕的搖頭拒絕,並不為染泉的條件心動。

 

「這樣啊,真可惜,如果你改變心意,隨時歡迎來找我。」染泉有些遺憾,伸出食指挑著林修亞的下巴,笑得一臉魅惑。呵呵,有人準備炸毛了。

 

「妳把手給我移開,誰準妳挑我家修亞的下巴。」果不其然,王瑞軒彷彿像是看到主人被侵犯的忠犬般跑了過來,一把揮開染泉的手,把林修亞護進了懷裡,就差沒吠幾聲了。

 

「軒,欺負你果然會心情很好啊,好啦,大夥趕快收拾收拾,準備打烊了。」染泉順利的看到王瑞軒忠犬護主的模樣,也不多加糾纏,心情大好的起身走回後場。

 

「妳這女人,個性真的很差耶。你們笑屁啊,看戲看得很開心吼,小心我扁你們。」王瑞軒發現染泉是故意激怒他以取樂,整個就不爽,只差沒衝上去咬人了,發現其他人戲謔的眼光跟忍笑的模樣,讓他更不爽了,瞪著其他人揮揮拳頭表示威嚇。

 

其他人趕緊乾咳幾聲,掩飾偷笑的事實,繼續收拾的動作,但是眼裡透露出的笑意怎麼也藏不住,王瑞軒冷哼一聲,卻發現懷裡的林修亞也在偷笑,頓時不滿了起來。

 

「修亞,你怎麼也在笑。」看他被欺負很有趣嗎?他可是為了要保護他耶。

 

「我沒有啊。」林修亞趕緊收起偷笑,一臉無辜的攤攤手。

 

「你喔,我去幫忙收拾,待會跟你一起回家。」王瑞軒對林修亞明顯抵賴的行為無可奈何,只得放開他繼續打掃,順便用眼刀殺幾個又在偷笑的傢伙。

 

林修亞撐著下巴看著王瑞軒邊打掃,邊用腳踹幾個已經忍笑到快倒在桌子上的同事,嘴邊的笑一直都沒停過。

 

那天,兩人手牽手走回家,沿路都在談論今天發生的趣事,偶爾伴隨幾聲王瑞軒懊惱的怒吼,兩人的心似乎又近了一點。

創作者介紹

蝶羽舞雪月

蝶羽舞雪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