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太陽高高掛天上,室外氣溫三十五度,室內氣溫二十六度,應該是合適偏涼的溫度,在專題教室裡偏偏有人吃著涼爽的和風沙拉卻潺潺的冒著冷汗。

 

大學要求畢業專題兩人一組,所以當初報名的時候,王瑞軒理所當然的把他們兩個人給一起交了出去,之後還被比較好的朋友冠上捷足先登,不顧同學道義,坐享其成等等的罪名,完全是因為林修亞電腦方面特別有天賦,所以專題製作起來相當輕鬆,更別提林修亞溫和好溝通,對是身為合作夥伴的不二人選。

 

他們研究的那份專題甚至優越到被送往參加科學競賽,學校就撥了間小型辦公室供兩人研究,但是平常都被他們拿來空堂休息處或午休免費冷氣提供間。

 

「修亞……」王瑞軒吞下最後一口沙拉,看了一下手錶,兩人自從午休過後已經有二十幾分鐘都沒說過話,他已經受不了這種氣氛了。

 

「嗯?你怎麼滿頭大汗,不是開了冷氣了,要不把溫度調再低點。」林修亞吞下正在咀嚼的總匯三明治,看王瑞軒滿頭冷汗伸手遞了手帕過去。

 

「你是不是還在生氣啊?」王瑞軒擦去因為氣氛詭譎冒出來的滿頭冷汗,拿起另外一份餐盒打開,愣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夾起不讓麵條的湯汁亂噴。奶油義大利麵?早餐準備這個還真特別,尤其是待會吃的時候,很可能一吸就看到麵條愉悅的四處灑落白色液體,收拾的時候特別難清,嘖,工友杯杯很囉唆的。

 

「生氣?為什麼要生氣?」林修亞一臉疑惑的看著王瑞軒,彷彿早上發生的一切都有如一場幻境般,從未發生過。

 

「呃……」王瑞軒被林修亞這麼一個反問,反而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乾脆繼續小心翼翼的吃起義大利麵,繼續絞盡腦汁想怎麼解決這明顯怪異的氛圍。

 

林修亞看王瑞軒沒有回答,也就默默的繼續食用三明治,還端起奶茶喝了一口,任由奇異氛圍繼續籠罩兩人,沒有任何改善的意思。,看來瑞軒已經開始不自在了,應該很快就有成效了,很多時候軟性逼迫永遠比硬性逼迫,更容易得到成果。

 

果不其然,王瑞軒沒多久就受不了,他把吃完的食盒放到一旁的桌上,主動起身走到林修亞面前,然後抓住他的肩膀,像是下了什麼重要的決定。

 

「修亞,我……」

 

「瑞軒,我沒有生氣,你不想講的話真的可以不要講,我沒有逼你說出來的意思,每個人有隱私的,我不介意。」林修亞刻意打斷了王瑞軒的話,然後拿起另外一個食盒打開,吃著豬肉漢堡。早餐真的做太多了,冷掉的食物不怎麼好吃呢,要不要去辦公室借一下微波爐呢。

 

「修亞,我不是……吼,說就說啦,下課你跟我走就知道了。」王瑞軒說完像逃避繼續話題似的,不加思索的就抓起最後一個食盒打開,愣了一下,薯條、麥克雞塊、炸魚排……現在又不是在吃麥當勞。

 

王瑞軒一下課抓著林修亞就走,一句話也沒說,林修亞看他這模樣也不打算打斷他的勇者無懼模式,順從的被拖著走。

 

王瑞軒拖著林修亞來到一家外觀裝潢典雅,黑金鐵彎成優雅的模樣,兩條鐵帶中間鑲著一塊透明的招牌,用內刻的方式呈現出店名:『Lime』,掛在手把上的木製招牌刻著準備中,在他猶疑的時候,人已經被拉進了店裡。

 

「少爺您回來了!」幾道聲音匯集的呼喊傳入耳中。

 

「少爺,十分抱歉,餐點還沒準備好,請稍後片刻。」一個穿著燕尾服的青年走了過來,恭敬的彎腰行禮,可是他起身看清楚來者後,表情馬上一變。

 

「呿,原來是小軒軒你喔,今天幹麻不走後門,我還以為是眼睛拐到沒看到準備中的客人咧。咦,這個是誰?你想介紹給老闆的喔?長得不錯嘛。」跟剛剛恭敬的態度完全不同,輕佻的態度讓林修亞不禁愣了一愣。這就是傳說中翻臉像翻書的高強武功嗎?果然高明。

 

「少囉唆,這個是我今天特別招待的客人,雅,你先幫我招呼一下,我先去換衣服。」王瑞軒沒好氣的截斷青年打量的態度。

 

「修亞,你先等一下,我待會要開始上班,你想吃什麼就點,我會付錢的。」王瑞軒說完輕柔的幫林修亞梳順因為快步凌亂的頭髮,安撫的笑笑,轉身走進後場。

 

「少爺,這邊請。」

 

被稱為雅的青年又發揮變臉的功夫,必恭必敬的揮手指引林修亞跟著行動,林修亞順從的跟著雅到了一個窗邊的位子,桌上有著設計精緻的菜單,一小盤手工餅乾,一個雅致的玻璃壺,連水杯都有著特別設計的花紋,雅順手替林修亞倒了杯檸檬水。

 

「少爺,請您考慮一下餐點,待會再來請示您。」說完雅就微鞠個躬轉身離去,跟著其他正在佈置店內,同樣是燕尾服打扮的人開始忙碌。

 

林修亞好奇的四處的張望了一下,看著店裡的人來來去去的清潔、擺設,張望一陣子後,他覺得有些無趣,開始打量手上的菜單,看著琳瑯滿目,從茶類到正餐一應俱全,但是那異常有情趣的菜名,讓他嘴角不禁有些上揚。

 

「少爺,請問您決定今天的餐點了嗎?」

 

熟悉的聲音傳來,讓林修亞微側頭一看,用讚賞的神情上下打量了一下,王瑞軒身穿白色長袖襯衫,規矩的打著黑色領帶,外搭一件灰色黑色圓領背心,穿著絲質黑色長褲跟一雙擦得閃亮的皮鞋,合身的執事服搭著王瑞軒原本就修長的身形,更顯得英挺,更別提那原本就帥氣的臉,整個人透露出一種斯文俊秀的氣息。

 

「少爺,請問您要用餐了嗎?」王瑞軒看著林修亞的神情,信心無限膨脹,柔聲再問一次,還微鞠躬表現出專業,露出迷人的微笑。

 

「唔,我想問這個是?」林修亞看王瑞軒眼裡那抹孩子氣的得意,他小小的惡質性又冒了出來,他指著剛剛就異常有興趣的某項品名,微笑輕問。

 

「回少爺,這是傾戀小菊花茶,是用手很小心採摘的新鮮菊花加上清澈的如同我心的泉水熬煮而成,裡面充滿我對少爺滿滿的心意,請細細品嘗。」王瑞軒保持著原本的微笑,但是臉上卻不禁飄起幾朵紅雲,畢竟還是在意的人,實在沒辦法全然用對待普通客人的模式。他恨透了老闆堅持要員工學的品項解說,平常講就很想殺人了,現在還要跟修亞講,天啊……

 

「那這個是?」林修亞白皙的食指又輕輕的移了一下位置。看著瑞軒這模樣,讓人越發的想要……戲弄他,真是可愛呢。

 

「回少爺,黑夜叢中松茸露,是新鮮到還在滴水的萵苣,包裹著如黑夜般的海苔加上數種細心栽培的蔬菜,和一根宛若愛情小傘的松茸,融合而成的美味沙拉,搭配我精心調製、耗費多時充滿愛的凱薩醬,請您吃下我的心意。」王瑞軒臉上已經是羞紅一片,但是顧慮現在在上班,說什麼都不能臨陣脫逃,不然他不被老闆剝皮才怪。

 

「那我要剛剛這兩樣,還有這個跟這個。」林修亞看著王瑞軒臉上彩霞片片飛,整個心情相當的愉悅。飲料、前菜,當然要來個主餐跟甜點啊,可以明著欺負瑞軒的機會可不多呢,瑞軒臉紅的樣子還真誘人。

 

「是的,重複您剛剛的餐點,前菜是黑夜叢中松茸露,主餐是奶油雞肉棒佐鵪鶉蛋,甜點是櫻桃小口派,飲料是傾戀小菊花茶,餐點稍後為您送上,請問還有什麼吩咐嗎?」王瑞軒臉紅心跳,佯裝鎮定的重複一次餐點名稱。可惡,他為什麼要帶修亞來,弄得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修亞平常也沒這麼惡質啊。

 

「我要你陪我聊天。」只見林修亞指向菜單上的特別服務,執事談心選項,然後露出一如往常的溫柔微笑,頭微微的一側,可愛的動作在店內昏黃的光線內更顯得威力加倍,即刻重擊了王瑞軒的心臟,讓他心跳加速。

 

「是、是的,少爺,我先、先去吩咐廚房,請您稍等。」王瑞軒緊張到吞了幾口口水,說話都結巴了起來,急急忙忙的就衝向廚房。

 

林修亞見狀不禁輕笑出聲,原就斯文俊秀的臉,因為這笑更光彩照人,不住的吸引了店內其他人的目光,林修亞渾然不覺,只是用手指輕輕的來回滑過杯口,像在思考什麼,發覺手上沾上水珠後,順手往唇上一擦,性感的動作讓幾個人倒抽一口氣。

 

話說走進廚房點餐後準備回去陪情人的王瑞軒,被雅一把扯住堵在走道上,雅不懷好意的笑著,那笑容讓王瑞軒看得相當刺眼,不悅的神情清楚的表現在臉上。

創作者介紹

蝶羽舞雪月

蝶羽舞雪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