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的感情在相處中緩緩加溫,從平常只會在學校見面到偶爾到外面約會,今天兩個人相約到西門町買冬衣,可是看了幾家店下來,買得都是王瑞軒的衣服,林修亞總是試穿之後又搖頭把衣服放回架上,表面上似乎是不喜歡,可是王瑞軒注意到林修亞都是在翻閱價碼牌之後把衣服給掛回去,而且他總會多注意櫥窗裡的衣服幾眼。

 

「修亞,你不買嗎?這件衣服你穿起來很好看啊,材質也夠保暖,怎麼放回去了?是不是顏色不喜歡,還有其他顏色啊。」王瑞軒阻止了林修亞把衣服掛回衣架的動作,體貼的不把話說明。跟修亞同學兩年,看他穿來穿去都那幾件,不管季節的,有時候真的會怕他著涼或中暑,今天說什麼都要讓他買幾件新衣服。

 

「本來是想買幾件新衣服的,可是我前陣子才買過,所以還是算了。」林修亞把手一彎,繞過王瑞軒的手,把衣服掛了回去。

 

「你前陣子才買衣服?我怎麼沒有看你穿過。」王瑞軒皺起眉頭,深刻的懷疑林修亞這番言論的真實性。看來看去都是這幾套啊?什麼時候買的,他怎麼不知道?

 

「我常穿啊,你看這件就是,你不是常常看到嗎?怎麼會說沒看我穿過。」林修亞扯了扯身上那件陳舊的襯衫,一臉不解的看著王瑞軒。

 

「呃。修亞,你這件衣服什麼時候買的?」王瑞軒伸手摸了摸林修亞身上那件衣服,確定這件衣服絕對不是看起來陳舊而已,而是根本就很舊,衣服都洗薄了。

 

「兩年前吧,不久啊。當初就是看上他質料不錯,很耐洗才買的。應該還可以穿個一兩年,等它破掉再買新的。」林修亞笑得是一臉滿意,王瑞軒聽得是一臉無奈。

 

「我懶得跟你說,你跟我來。」王瑞軒對於林修亞的論調翻了翻白眼,乾脆的拉著林修亞的手,直接走回剛剛那家服飾店,選了幾套衣服,不顧林修亞的掙扎跟反對,直接把人推進了更衣室還順手幫他拉上了門簾。

 

林修亞拿著衣服看眼前被拉上的門簾笑了,那笑跟平日的輕淺溫柔比起來,多了一絲的狡詐和得逞,他滿足的摸了摸手上滑順的衣料,看了看略顯昂貴的價碼牌,那是他平常根本不會考慮購買的價位。

 

「修亞,你怎麼都沒動靜啊,該不會在裡面暈倒了吧?我知道了,你又在偷看價錢了吼,別管價錢,你試穿就對了,穿好了出來讓我看看。」王瑞軒帶著關心跟寵溺的催促聲傳了進來,讓他突然有些發愣,臉上摻雜了些許的愧疚以及哀傷,最後他把衣服掛上了身後的掛勾,開始試穿。

 

當林修亞把衣物穿待整齊後,走出了更衣間,臉上又掛上了那抹平日的輕淺微笑,彷彿剛剛情緒上的掙扎從未出現過,他面對試衣鏡調整著,只見王瑞軒在一旁不斷的打量著,表情相當多變,一會皺眉頭,一會挑眉,最後搖搖頭,又把人推進了更衣室。

 

「這件衣服顏色不襯你的膚色,換下一套。」

 

林修亞這次動作迅速的換了下一套衣服,可是當他走出更衣室,王瑞軒眼睛一掃,馬上又被推了回去。「這件版型不適合你,換下一套。」

 

就這樣林修亞換了大概十幾套衣服,沒有一件王瑞軒滿意的,林修亞換衣服換到心裡懷疑王瑞軒根本就在耍他,可是卻還是耐下性子換了又換。

 

終於,林修亞適合的衣服也換得差不多了,王瑞軒卻還是皺著眉頭,林修亞看了看手錶,乾脆換回原本的衣服,等待著王瑞軒的結論。

 

「嗯,差不多了,那就這樣吧,我們走吧。」王瑞軒也跟著看看手錶跟外面的天色,逕自往門口走去,林修亞揹起背包不發一語跟著行動。

 

「修亞,等等,你要走哪去?」林修亞看著地面即將要踏出門口時,被王瑞軒一把拉住,他不解的看著猛的拉住他的人,微側了一下頭用眼神詢問。

 

「你的衣服還沒拿呢。」王瑞軒看見林修亞這麼可愛的表情,笑著揉揉他的頭髮,指了指離門口不遠處的櫃檯,那七八包用紙袋裝好的衣物,在他疑惑的表情中走過去把那些紙袋拉繩都塞進他手中。

 

林修亞拉開手上的紙袋一看,都是那些王瑞軒打量很久最後說不好看的衣服,最後他抬頭看著王瑞軒,表情有些呆愣。「為什麼,你不是說不好看?」

 

「我不這樣講你怎麼會多試幾套。放心,我不會跟你討錢的啦。你是我的情人,我當然要好好照顧你啊,你老是穿得這麼單薄,生病了怎麼辦?所以我們還要去買外套跟圍巾,啊,乾脆再買雙手套好了。」王瑞軒拉著林修亞的手走出店外,表情甚是愉快的盤算待會的行程,卻沒看見林修亞面對地上的臉滿是愧疚。

 

王瑞軒果真如自己說的一般,拉著林修亞又到處試穿外套跟保暖用品,最後除了王瑞軒說的那些東西之外,還加買了耳罩、背心甚至暖暖包等等。

 

上述物品全都是王瑞軒掏的錢,他拿了東西就讓林修亞試,看也沒看價碼牌,只要林修亞合適他想也不想就買了下來,最後林修亞買的衣服已經比他買的還多了,他接過林修亞手上滿滿的紙袋、塑膠袋等等,然後拉著他到一旁的速食店休息。

 

「你要吃哪一號餐?我去幫你點,不許搖頭。算了,我幫你點就好。」王瑞軒先讓林修亞坐了下來,再用紙袋佔了四人桌的其他位子,見林修亞的頭又準備習慣性左右搖晃,馬上喝止他的動作,乾脆的走向櫃檯。

 

林修亞看著王瑞軒離去的背影愣了一愣,轉頭看向一旁的紙袋,伸手摸了摸裝著衣物的紙袋,像是在撫摸什麼珍貴的寶物似的,神情有些落寞,輕輕的嘆了口氣。

 

「又在嘆什麼氣,不會是在嫌我拉你來速食店很花錢吧?偶爾才一次而已,你不要那麼介意啦。」王瑞軒放下兩人份的餐點,開始分發著食物,一時沒注意到林修亞複雜的表情,等他坐下來時,林修亞的表情已經跟平常沒兩樣了。

 

林修亞默默的拿著薯條吃著,王瑞軒則邊吃著漢堡邊觀察著林修亞,突然他把漢堡往盒子裡一扔,用紙巾擦了擦手之後就伸手抓住了林修亞的手腕,林修亞當下一驚,左右觀察四周的客人,發現沒人注意後,鬆了一口氣,開始思考要不要把手給抽回來,可是王瑞軒接下來卻做了讓他徹底無言的動作……把他的手左翻右翻的研究著。

 

「修亞,你皮膚是不是太白了一點,你的血管都看到了,你太瘦了,要多吃一點,來我的薯條也給你,要不要我去多買份雞塊?」王瑞軒看著林修亞白皙的手,有些心疼的摸了摸,不佳思索的把食物搬到林修亞那邊。

 

「雞塊?我好久沒吃雞塊了,蘋果派也是,突然有點想吃,不過算了,這種油炸食物對身體不好,我吃這些就好了。」

 

「沒關係,我去幫你買,偶爾吃一下還好啦,雞塊跟蘋果派是嗎?再吃塊炸雞好了。」聽到情人願望的王瑞軒,想也不想就抓著皮包衝出去點餐。

 

林修亞依舊看著王瑞軒離去的背影,可是他這次沒發呆,則是用有些怨懟的表情瞪著他,無聲的說了句:「笨蛋。」

創作者介紹

蝶羽舞雪月

蝶羽舞雪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