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兩個人交往要做什麼,王瑞軒並不清楚,因為他連女朋友都沒交過一個,所以他只有簡單的概念,交往就是要照顧對方。

 

當王瑞軒注意到林修亞不只是午餐吃蘇打餅,是早餐也吃蘇打餅的情況下,他立刻決定,林修亞的早餐就由他負責了,反正他平常也是要買,不如就多買一份。

 

學校的時鐘指針指向九點整,王瑞軒急急忙忙的帶著早餐衝進教室,卻發現林修亞早已經坐在教室裡,邊看著從圖書館借出的書籍,邊吃著蘇打餅,王瑞軒懊惱的走近。

 

「修亞,你到底是幾點到學校的,我都特地提前一堂課來,你居然已經到了。」王瑞軒抬頭看看時鐘,挫敗的坐到林修亞旁邊的座位。他本來想說提早一點到,今天已經是他第三天晚到了,可惡,明天一定要比修亞早。

 

「嗯?我習慣提前一個半小時到校,這樣比較不會趕著上課。」

 

林修亞對王瑞軒微微一笑,繼續低頭看著手上的書,可是手上的餅乾卻被王瑞軒伸手搶過,一份熱騰騰的三明治被塞進他手裡。

 

「好了,不要吃蘇打餅了,就跟你說吃這個不健康,來,今天幫你買了火腿蛋跟中溫奶,快吃。」王瑞軒像是怕林修亞搶回去一樣,將手上被他批評為不健康的餅乾一口塞進嘴哩,喀拉喀啦的吃掉了。

 

林修亞看著王瑞軒孩子氣的行為,有些無奈,只得拿起還散發著溫熱的三明治開始秀氣的食用,見林修亞開始進食,王瑞軒從袋子裡拿出兩杯奶茶,俐落的插進吸管,還發出剝剝的兩聲,他將一杯移置林修亞桌上,才開始進食,比起林修亞的優雅秀氣,王瑞軒可就豪邁多了,當他三兩口把火腿蛋給消滅的時候,林修亞才吃到一半。

 

「修亞,你明天想吃什麼?」

 

「唔……不用了,你每天都買早餐給我吃,應該很花錢吧,我吃蘇打餅就可以了。」林修亞從包包拿出一小包蘇打餅朝王瑞軒揚揚,笑著婉拒著。

 

「吃這個怎麼可以,一點營養都沒有,又不是在減肥。那我幫你決定,明天吃鮪魚蛋餅。」王瑞軒皺了皺眉頭,伸手就搶過那一小包蘇打餅。

 

「唔,可是……」林修亞還想說些什麼,卻立刻被王瑞軒打斷了。

 

「不要可是了,早餐是一天最重要的,怎麼可以隨便吃呢,既然我們開始交往了,照顧你就是我的責任,我絕對不會讓你受委屈的。」王瑞軒順手撕開蘇打餅的包裝,咖拉咖拉的把它消滅掉了。嗯,這蘇打餅蠻好吃的,去買個幾包回家屯。

 

「嗯。」林修亞對王瑞軒豪氣干雲的宣言,回以溫柔的微笑。

 

這時,陸陸續續有同學走進教室,王瑞軒也不便講一些私密的話題,只好開始講些昨天看電視的趣聞跟林修亞分享。

 

「修亞,你有沒有看昨天那個天才跑跑跑?我覺得主持人超蠢的。」

 

「沒有,我家沒電視。」

 

「是喔,沒關係,我跟你說就是……」王瑞軒開始繪聲繪影的說起昨天的節目。

 

林修亞看王瑞軒興致高昂,只好收起桌上的書本,專心聽王瑞軒說話。

 

自從交往後,兩人膩在一起的時間越來越多,可是大學本就是成群結黨的過日子,身旁的同學除了訝異兩個個性不同的人,怎麼突然感情變得這麼好之外,也沒有懷疑到哪去,畢竟他門兩個並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也就一起上下課,吃飯一起消失之類的,在大二這種說忙不忙,說閒也不閒的時期,兩個男生交情比較好這種事情,一點都不會讓人感到奇怪,更別提林修亞本就是一個沒什麼存在感的人。

 

「阿軒,今天要跟金融系聯誼,你去不去?」一個男同學在下課的時候湊了過來,拿著一本筆記本不知在塗塗畫畫什麼。

 

「不去,聯誼有什麼好玩的。」王瑞軒對這種類似相親的活動興致不高,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之前沒跟修亞交往,還會想去見識見識,現在到是完全沒興趣了。

 

「你最近很難約唷,不會有女朋友了吧?」男同學用筆推了推臉上的眼鏡,用充滿質疑的眼光看著王瑞軒。

 

「關你屁事,你住海邊膩?」王瑞軒一點都不把對方當一回事,因為男生總是打打鬧鬧過來,所以說話總是沒在客氣跟避諱。

 

「開玩笑,怎麼可能不關我事,你居然拋棄我們這群兄弟提前結束單身生活,我們還孤孤單單的等待小姐垂憐,想到就一個嘔字啊,你給我老實交代,你是不是有了!是誰的?」男同學大有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氣勢,就要王瑞軒說個清楚。

 

「劉志偉你耍白痴唷,有你個頭啦,你乾脆叫我去照超音波看是男的還女的好了。還是誰的咧。」王瑞軒見對方也不是認真問,乾脆的跟著打哈哈。

 

「你白痴啊,不是那個有啦,算了,不說拉倒。修亞,你要不要來?」劉志偉乾脆的轉移話題,轉向一旁看著兩人玩鬧的林修亞。

 

「我?」突然被指名的林修亞愣了一下,完全沒想到為什麼會突然提到他。

 

「嗯啊,公關說想找文質青年充充場面,不然都是一群野獸,我看遍全班就只有修亞你稱得上文質這兩個字了,來嘛來嘛,來吃東西也好啊,不然餐費我出,你出人就好。」劉志偉雙手互搓,一臉猥褻的把臉湊到林修亞面前,企圖利誘。

 

「誰準你臉靠這麼近的?」王瑞軒一掌壓住劉志偉的臉往後一推,惡狠狠的瞪了劉志偉一眼。居然敢來拐騙他家的修亞,活膩了不成。

 

「靠,阿軒你幹麻,很痛耶,修亞又不是你媳婦,護這麼緊幹麻,去趟聯誼又不是叫他去賣身,頂多就賣笑嘛,不用反應這麼大吧。」劉志偉拿下眼鏡揉揉自己被壓紅的鼻頭,完全無視王瑞軒威脅的眼神,不滿的抱怨著。

 

「你去死啦,你以為修亞是男公關啊,賣身賣笑的,要賣你自己去,少來煩我們。」王瑞軒對劉志偉的白目言行,直接作出嚴厲的批判,最後揮手趕人。

 

「我又不是在問你,我是在問修亞啊,你又不是他爸他媽,你管得著嘛,修亞來不?這次的餐廳挺高級的,就當我請你吃飯嘛。」劉志偉壓根不把王瑞軒的驅趕當一回事,鍥而不捨的繼續利誘林修亞。

 

「你!」王瑞軒為之氣結,卻又無從反駁起,只得無奈的看著林修亞,希望他不要答應。雖然修亞是他的親親男友,但是他沒有勉強別人的嗜好。

 

「瑞軒說去我就去,他說不去我就不去。」林修亞感受到王瑞軒傳遞過來的企盼,忍不住笑了笑,說了擺明把問題又丟回去的答案。

 

「哼哼哼,你可聽到了,可以滾了吧。」王瑞軒聽林修亞這麼說可就開心了,馬上一副得意的模樣,賊笑著看著劉志偉。

 

「大人不要啊!公關放話說要我帶個斯文帥哥去,不然就要把侏儸紀配給我啊,您大人有大量就放過我吧,小的下半生的幸福就操之你手啦……」劉志偉見決定權落到了王瑞軒手上,立刻轉變態度狗腿了起來,使出哀兵攻勢。

 

「是下半生還是下半身啊?你少來這套,剛剛不是還一副跩樣,現在破功啦?我告訴你就衝著你剛剛那副小人樣,爺就不高興讓你開心,你就好好發揮你的冒險精神吧。」王瑞軒把那兩個生字說得特別重,雙手盤在胸前一臉不屑。

 

「爺,你這何必呢,冤冤相報何時了啊……我以身相許還不行嗎?」劉志偉哀嚎著抓住王瑞軒的衣角,一臉哀戚的看著王瑞軒。

 

「誰要你以身相許啊,就算秤斤賣都不值幾個錢吧,你給我放手,我衣服都給你抓皺了。」王瑞軒使勁的想抽回自己的衣角,可是就是拉不動。

 

「我不放,你不鬆口我就不鬆手!」劉志偉死命的拉著,說什麼都不放手,兩人開始你拉我扯的,衣服都快破了。

 

「呵呵,你們到底在幹麻。」突然傳出一陣輕笑聲,一直看著兩人玩鬧的林修亞忍不住被兩個人的互動逗笑了。

 

「哼,看你逗得修亞這麼開心的份上,你連我的餐費一起出了,我們就給你個面子去晃晃,先說好,要是東西不好吃,你就完了。」王瑞軒見林修亞笑的這麼開心,想了想,終於鬆口了。看這傢伙是打算耗上了,既然這樣,乾脆就陪修亞去玩玩。

 

「這是當然,謝爺恩典,那今天下課大門見啊,不見不散唷。」劉志偉見王瑞軒妥協了,馬上歡天喜地的跑了,就怕王瑞軒臨時又反悔了。

 

「也不說要去哪就跑了,受不了。」王瑞軒看著劉志偉逃跑的背影,無奈的搖了搖頭,轉頭一臉嚴肅的看著林修亞。

 

「怎麼了?」林修亞看王瑞宣突然變了臉色,收起臉上的笑,擔心的問。

 

「修亞我跟你說,晚上你可不能這樣對那些女生笑,要不然她們不靠上來才怪。」王瑞軒一臉嚴肅的告誡林修亞,那語氣怎麼看都像在吃醋。

 

林修亞見王瑞軒說出這麼孩子氣的話,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修亞,我很認真。」有什麼好笑的,班上有好幾個女孩子都以修亞為目標,要不是他跟前跟後的防著,天曉得情敵會不會像雨後春筍般蹦出來。

 

「我知道啊,我只是覺得瑞軒這模樣很可愛。」

 

「修亞,我是個男生,不要用可愛這麼詭異的形容詞形容我。」王瑞軒對於林修亞的話感到相當無奈,卻又沒辦法對他真的生氣,只得稍微抗議一下。

 

「會嗎?可愛為什麼不可以形容男生,難道瑞軒覺得我不可愛嗎?」林修亞微微側頭,那樣子有說不出的嬌憨。

 

「你當然可愛啊。」王瑞軒想都不想的就脫口而出,但是意會到自己說了什麼後卻忍不住臉紅了起來,害羞的他抱住頭整個不敢見人,耳邊傳來林修亞的輕笑聲,更讓他羞窘了。

創作者介紹

蝶羽舞雪月

蝶羽舞雪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